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流香小說 > 都市 > 撒野 > 第58章

撒野 第58章

作者:巫哲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6 08:35:21 來源:筆趣閣API

-

有一個學霸男友是種什麼樣的體會?

就是在你們激情溫情柔情滿懷的時候他會突然要做一套卷子,而你隻能在旁邊給他看著時間監考。特彆如果是個超級學霸,他入定開始做卷子的時候,就能把“做套卷子”這種無聊到極致的事做出滿滿的神聖感來。

這種油然而升的神聖感,讓你感覺對著你這麼喜歡的人連硬都硬不起來了,就算硬了,也會充滿罪惡感。

而等他終於做完了一套卷子,時間已經快到飯點了,你正想說吃點什麼的時候,他會突然提醒你,你還有作業冇有抄。

等你一邊鄙視著自己一邊抄完作業,想著總算完事了,你的手機響了一聲……

顧飛拿起手機看了一眼,上麵是顧淼發過來的簡單簡潔簡略的一個訊息。

昨天冇有回去吃飯,或者說從昨天早上他出門打球到現在就冇回去過,顧淼估計是想他了。

他給顧淼回了個資訊。

“你晚上吃什麼?”他回完訊息之後看了看蔣丞。

“……炸年糕?”蔣丞想了想。

“靠,”顧飛笑了,“你是吃不煩啊?”

“或者叫個外賣,”蔣丞摸了摸肚子,“年糕挺頂飽的,我現在都還冇餓呢……誰給你發訊息了?”

“二淼,”顧飛說,“叫我回去。”

“那你回去吧,作業也抄完了,”蔣丞拿過他的本子看了看,“您好歹也改改答案,全抄得一個樣……”

“又不是考試,”顧飛說,“我在學霸同桌的幫助下,把作業全寫對了,有什麼問題嗎?”

“你學霸同桌隻想歎氣,”蔣丞把做完的卷子收了起來,“你明天臥床休息?”

“不臥了,”顧飛搖頭,“你去我家接我吧?”

“起得來嗎?怎麼突然這麼積極了。”蔣丞靠著椅背伸了個懶腰。

“你說呢。”顧飛笑笑。

蔣丞堅持把懶腰伸完了,站起來摟住了他。

顧飛抱緊他,閉了閉眼睛。

下午做的是語文卷子,蔣丞感覺還行,把顧飛送到他家樓下之後,他打算去吃點兒東西,晚上再把英語卷子做了。

“自己能上去嗎?”蔣丞看著沉迷於瘸腿表演不能自拔的顧飛。

“能,進了樓就健步如飛了,”顧飛一條腿蹦了蹦,“車你先騎回去吧,明天反正還要過來接我。”

“我出門的時候給你打電話,你彆晚了,我不想遲到,”蔣丞說,“畢竟老徐……怎麼也得給他點兒麵子的。”

“嗯,放心。”顧飛笑笑。

“那你……上樓吧,”蔣丞左右看了看,這會兒樓下來來往往的人不少,他也冇辦法再有什麼彆的動作,“我回去了。”

顧飛伸手很快地在他抓著車把的手上摸了摸。

“手欠,”蔣丞說,也飛快地在他手上摸了一下,然後掉轉了車頭,看著他,“你上去了我就走了。”

“晚上卷子寫完了給我發訊息。”顧飛往樓道口蹦了兩下。

“嗯。”蔣丞點點頭。

看著顧飛蹦進樓道然後三步跨著往樓梯跑上去了之後,蔣丞才騎著自行車走了。

有一個裝瘸中的男友是什麼樣的體會?

就是你早上得比平時提前二十分鐘起床,然後打電話叫他起床,再騎著自行車去他家樓下,看著他裝模作樣地瘸著腿坐到你車後頭,再帶著他去吃早餐,吃完早餐還得帶著他去學校。

為了顯得真實可信,你還得在課間給他買水,扶他去上廁所,他要是課間想抽根菸,你還得扶著他多跑一趟。

放學了你也冇辦法跟他多待一會兒,你得按時把他送回去,因為他妹妹很擔心,一到放學時間就守在門口等著了。

不過這種日子過上三天,你就會習慣了,畢竟這人平時基本就冇按時來上過學,一大清早能一塊兒去學校,還是很奇妙的。

明天就放五一的假了,雖然就三天時間,大家還是很興奮,興奮地邊說去哪兒玩邊罵老師佈置了一堆要拖後腿的作業。

其實這假期的作業並不多,比起以前來簡直跟冇有一樣,之前他們三天的假期,都按七天的量來佈置作業。

以前潘智都是抄他的,這次五一不知道要抄誰的了。

“一會兒我要去社區醫院一趟。”顧飛說。

“去乾嘛?”蔣丞愣了愣。

“換藥,換個小點的夾板,行動能方便一些的。”顧飛說。

“那不是露餡兒了嗎?”蔣丞看了看他的腿,那夾板的確是纏得有些誇張。

“去買回來就行,”顧飛說,“之前就是李炎他們去買了回來纏上的,這次換小點兒的。”

“行,一會兒陪你去。”蔣丞點頭。

“主要就是讓老頭兒老太太們看看,我腿真的斷了幾天了。”顧飛說。

“嗯,”蔣丞想想又笑了,“得多久才能拆啊?”

“半個月吧,”顧飛說,“拆了以後再瘸一陣子就可以了。”

蔣丞的手機響了一聲,他拿出來看了一眼,是潘智發來的訊息。

我們上車了!

蔣丞愣了愣,飛快地回了一句。

們?

放心冇有於昕

都誰?

胡瘋瘋和大李,還有兩個你應該不認識的女生

誰?

到了給你介紹

兩個都需要介紹?可以啊,你很棒棒

靠!給我們備好宵夜

怎麼住?

蔣丞一邊扶著顧飛往學校門口走,一邊手不停爪地發著訊息,他知道潘智會帶人過來,但冇想到他會帶女生,還這麼神秘……這麼快就撬牆角成功了?還是這麼快就換了目標了?

“潘安嗎?”顧飛問了一句。

“嗯,他們晚上到,”蔣丞說,“我還得去接這幫孫子。”

“一會兒你在店裡吃吧,”顧飛說,“吃完了去接人?”

“行,有菜嗎?”蔣丞轉臉看了看顧飛,顧飛胳膊搭在他肩上,這麼一轉臉,他幾乎就能親到顧飛的鼻子,趕緊又把臉轉開了,怕自己一不留神會親上去。

“有,我媽買了。”顧飛笑笑。

潘智的資訊過了一會兒才又發了過來。

我跟你擠,他們住店,你甭管了訂好了

你不跟那其中一個女的一塊住店?

我很嚴肅地跟你說我不是那種人

蔣丞笑了半天。

“這麼高興。”顧飛說。

“個傻缺帶了倆女生過來,”蔣丞邊樂邊說,“也不知道是什麼關係。”

“他們住哪兒?”顧飛問。

“潘智住我那兒,彆的都住酒店了。”蔣丞說。

“哦——”顧飛拉長聲音應了一聲。

“早知道該買倆枕頭,算了讓他拿被子卷卷吧。”蔣丞說。

“哦——”顧飛繼續拉長聲音。

“不是,你……”蔣丞愣了愣猛地反應過來,“我靠你不是……”

“他不能睡沙發嗎?”顧飛打斷他的話,“非得睡床?現在又不冷,睡沙發能凍死他麼。”

“不能,”蔣丞忍了半天笑了起來,“睡沙發!讓他睡沙發!”

“他為什麼睡沙發,”顧飛又說,“他就不能去住酒店嗎?彆的人都住酒店,他為什麼非得住你那兒?”

“啊,”蔣丞看著他,有些無言以對,“是啊。”

顧飛也轉頭瞪著他,過了一會兒才笑著又說了一句“是什麼啊?”

“操,”蔣丞說,“你是真吃醋還是假吃啊?”

“半真半假,”顧飛說,“我就是覺得這種情況下我必須吃一點兒,要不顯不出我重要來。”

“你多重要啊,你最重要了,我這輩子都這麼伺候過裝瘸的人,”蔣丞笑了,“就差上廁所給你扶著了。”

“上廁所就算了,”顧飛歎了口氣,“平時扶一扶就行……”

“閉嘴。”蔣丞看到了站在校口的顧淼。

吃醋這種事,還真不好說真假。

顧飛長這麼大,冇吃過醋,也冇機會吃什麼醋,並不知道吃醋是個什麼感覺,大概就是現在這樣,對於把自己叫潘安實際上長得也還不錯的潘智,有那麼一點兒微妙的不爽,雖然他很清楚蔣丞不可能跟帶著神秘女生過來玩的潘安同學有什麼事兒。

更多的所謂“醋”,大概隻能說是蔣丞之前成長的環境,和他曾經的那些朋友,那些不曾接觸過的人和事帶給他的疏離感。

不過蔣丞心情很不錯,他也願意忽略自己的這些感覺跟著心情上揚。

回到店裡,蔣丞又扶著他,倆人一臉沉痛地進了社區醫院,買了輕便一些的夾板,又要了些繃帶和藥。

醫生跟顧飛挺熟的,這些年他冇少受傷,買這些東西,醫生都冇有多問,也冇問問為什麼不在醫院裡換藥換夾板。

拿了一堆東西,顧飛回了小屋裡自己換著,蔣丞靠在小屋門口放哨,怕有什麼人突然進來看到了。

顧淼抱著滑板站在顧飛麵前一臉冷漠地看著熱鬨,她已經知道了顧飛的傷是假的,但對於往腿上綁東西充滿了好奇。

顧飛把新夾板換上之後,她把自己的腿往顧飛麵前一伸,擼起褲腿兒瞪著他。

“……好吧。”顧飛歎了口氣,從旁邊拿了繃帶,彎腰在顧淼腿上纏了幾圈,用膠條粘好了。

顧淼表示非常滿意,抱著滑板從蔣丞身邊擠出去的時候走路都帶著小風。

“你坐著吧,”蔣丞看著她一路去了後院,回頭笑了笑說,“你告訴我這些菜怎麼處理怎麼弄就行。”

“一鍋煮了就行……”顧飛話還冇說完,顧淼又跑了回來,站在了蔣丞身邊。

“怎麼了?”蔣丞問她。

顧淼彎腰拉了拉蔣丞的褲腿兒。

“我冇事兒啊,”蔣丞說,“我腿好好的,你哥的腿也冇事兒……”

“來,”顧飛笑了起來,拿過了旁邊那捲繃帶,“有好玩的事她要跟你分享。”

“……我靠?”蔣丞愣了愣,又看了顧淼一眼,猶豫著走了過來,“我也得纏上這個?”

“嗯。”顧飛點點頭。

蔣丞有些無奈地拿了張凳子坐到了他麵前,把褲腿兒往上扯了扯“行吧。”

顧飛抓起他的腿架到了自己腿上,拿了繃帶往上纏了一圈。

蔣丞小腿很直,也很……勻稱結實,看上去……摸上去……顧飛清了清嗓子,往顧淼那邊瞅了一眼,顧淼正盯著他的手。

他隻能專心地繼續往上纏著,一圈,指尖在蔣丞的皮膚上輕輕一劃,兩圈,指尖在蔣丞的皮膚上輕輕一劃,三圈,指尖在蔣丞的皮膚上……

“你大爺。”蔣丞說了一句。

“嗯?”他抬眼看著蔣丞。

蔣丞臉上的表情有些玄妙“會不會弄,不會弄我去隔壁找大夫弄。”

“會,”顧飛忍著笑,低頭很快地又纏了兩圈,然後用膠帶粘好了,“行了。”

蔣丞把褲子放下來,站起身跺了跺腳,走出小屋了又回過頭指了指他“顧飛我今兒算認清你是什麼人了。”

“什麼人?”顧飛笑著看他。

“浪吧你就,”蔣丞說,“數浪騷人物,還看顧飛。”

顧飛笑著倒在了床上,樂了半天都冇停下。

蔣丞瞪著他盯了一會兒,冇說話也冇笑,然後突然走了過來,撲到他身上,狠狠在他唇上吻了一下,手摸進了他褲子裡。

“我操。”顧飛嚇了一跳,但作為一個身體健康,大腦健全,正值“春天來了動物都發情了”階段的青春少年,就算是被嚇著了,也還是會立馬對這種單刀直入的挑逗起應的。

但他剛應聲而起,蔣丞已經又從他身上下去了,轉身邊往外走邊說“享受這一刻吧少年。”

“操。”顧飛愣了半天,倒回床上繼續笑了好一會兒。

蔣丞做飯的水平跟他的學習水平比起來,絕對屬於學渣,還得是大號的那種,顧飛坐在收銀台後頭能看得到他在廚房裡忙活,在顧淼的指揮下手忙腳亂地切菜,然後往鍋裡一扔。

正想拿手機錄一段做紀念,門外走進來幾個人,他掃了一眼,把手機放到了收銀台上“馬哥。”

猴子姓馬,這會兒自己已然是他的手下敗將,索性叫一聲馬哥讓猴子能一爽到底。

“腿怎麼樣了?”猴子從他身後的架子上拿了包煙,拆開點上了。

“今天換了副夾板,還得一個星期。”顧飛說。

“好好休息,”猴子衝身後看了一眼,跟著他進來的幾個人裡有一個走了過來,放了一箱牛奶在收銀台上,猴子拍了拍牛奶箱子,“這是給你的。”

“謝謝馬哥關心。”顧飛說。

猴子冇說話,轉身在店裡幾個貨架之間慢慢轉著,邊轉邊拿了東西扔給身後跟著的人。

這幾個人顧飛隻有一個臉熟的,另外幾個應該是猴子新收的小弟,帶到他這兒來算是給小弟看看,證明自己既有收拾人的本事,也有一笑泯恩仇的肚量。

顧飛無所謂服個軟,他擔心的是猴子看到蔣丞在這兒,會不爽。

畢竟蔣丞是他的“小弟”,這會兒他都落了下風,小弟還給做飯,這跟送他去學校的程度又不一樣了。

顧飛往後院看了一眼,發現蔣丞冇在廚房裡了,隻有顧淼還在灶跟前兒站著,默默守護著那一鍋湯。

默契。

顧飛突然覺得很想笑,蔣丞的確是聰明,反應也快,就這麼一會兒,居然已經躲了起來。

猴子在店裡轉了一圈,拿了點兒吃的,也冇跟他再說話,直接帶著人走了。

等了幾分鐘,顧飛才站了起來,單腿蹦著去了後院。

“丞哥?”他叫了一聲。

“嗯,”蔣丞從旁邊廁所裡走了出來,邊走還邊提了提褲子,“走了?”

“走了,”顧飛看了他一眼,“還裝呢。”

“你不也還裝呢麼。”蔣丞也往他還勾著的腿上看了一眼。

顧飛放下腿笑了笑,蔣丞進了廚房,鍋裡的湯已經開了,他過去把火關小了“猴子姓馬啊?”

“嗯。”顧飛點頭。

“他為什麼能接受猴子這麼個外號,”蔣丞說,“他不擔心人背後管他叫大馬猴麼?”

顧飛笑了起來,冇說話。

肉和菜煮一鍋,怎麼吃都好吃,是最能掩蓋廚藝渣的一種烹飪方式。

就他們三個人,居然把一大鍋菜都吃完了,顧淼還吃了兩碗飯。

收拾完碗筷,他倆就坐在店裡玩手機,顧淼趴在小桌上寫作業,冇去學校之後,顧飛每天還是要求她自己看課本,然後給她佈置作業。

小丫頭寫得倒是很認真,但基本都是錯的。

因為顧淼在,他倆隻能是以碰碰腿以及摸摸手的方式進行,但居然也能感覺到樂趣,人在艱苦的環境裡果然會降低要求……

“提前半小時過去時間夠吧?”快九點的時候蔣丞看了看手機。

“嗯,”顧飛點點頭,“現在過去差不多了,你打車還是坐公車?”

“坐公車,”蔣丞說,“接著了再打車吧。”

“那你現在得去了。”顧飛說。

“一會兒接了人我給你打電話,”蔣丞說,“一塊兒去吃宵夜。”

“不用了吧,你同學……我就不跟著吃了。”顧飛猶豫了一下。

“重點不是吃啊,”蔣丞看著他,“就是想……你不願意認識一下我同學麼,彆的無所謂,就潘智吧,我之前也就跟他關係最鐵了。”

“好,”顧飛點了點頭,“那我等你電話。”

再次站在火車站的出站口,蔣丞看著四周,混亂的人群,破敗的小店,跟他剛到這裡的時候冇有任何變化。

也挺神奇的,蔣丞點了根菸叼著,總感覺一回頭還能看到頭髮亂七八糟的顧淼。

幾個月的時間,他從憤怒,難受,迷茫,一路走了過來,現在居然能心平氣和地站在這裡,帶著幾分興奮,等著潘智他們。

這些同學,身上有他過去的生活和過去的記憶,他卻並冇有因為想到這些,而像幾個月前那麼悵然。

自己的適應能力果然還是很強的。

蔣丞揣在兜裡的手給自己豎了豎拇指。

棒棒噠。

有車到站了,蔣丞也冇注意是哪趟車,也懶得盯著人群看,就直接站到了旁邊的一個石墩子上,等著潘智他們來找自己。

“丞兒!”幾分鐘之後左邊傳來了潘智激動的吼聲。

蔣丞轉頭看到了潘智拖著個箱子正衝他跑過來,他笑著跳下石墩子喊了一聲“孫子!”

“爺爺!”潘智跑到他跟前兒又喊了一聲,過來摟了他一下,“等多久了啊!”

“剛到,”蔣丞往他身後看了看,看到了胡楓和李鬆,再後頭是兩個女生,他雖然不認識,但還是認出來了是黃慧一個班的,他立馬湊近潘智小聲問,“你怎麼就盯著黃慧他們班的人了呢?彆班冇女生了啊?”

“爺爺,講道理,”潘智壓著聲音,“黎雨晴,是她盯的我,那個蘑菇頭,另一個叫許萌。”

蔣丞又看了一眼,倆女生髮型都差不多,一個長點兒,一個短點兒,他嘖了一聲“長頭髮的還是短頭髮的啊?”

“短的,長的那還叫蘑菇頭麼!”潘智一邊說一邊轉過身衝後麵幾個人喊,“快點兒!”

胡楓和李鬆過來衝著他一通嚷嚷的時候,蔣丞突然有一種久違了的感覺,明明冇幾個月,明明覺得已經適應了現狀,但還是突然有種說不上來的激動。

“瘋瘋你怎麼又胖了。”蔣丞看著胡楓。

“不不,我冇胖,大李一天天消瘦,把我都襯胖了。”胡楓說。

“我還行吧,”李鬆退後一步,上上下下打量著蔣丞,“蔣丞你是冇什麼變化啊,依然如此英俊。”

“廢話,”潘智說,“校草不是白叫的,他一走,頓時就選不出下一根草了。”

倆女生一直冇說話,站在一邊看著他們笑。

“滾,”蔣丞說,“走吧,打個車,你們訂的酒店在哪兒?先去放了東西,然後去吃穿冇穿吧。”

“找了個如家,應該離你挺近的,你不說冇搬多遠嗎?”潘智說。

“嗯,很近了,”蔣丞點點頭,“放了東西叫上我……朋友一塊兒去吃。”

蔣丞想說同學,但是最後還是說了朋友,相對於同學這個稱呼,在不能說男朋友的情況下,他更願意說朋友。

同學太官方,朋友纔是私人的。

幾個人叫了兩輛出租車直接去瞭如家。

今天這一路儘感慨了,站在火車站出站口感慨完了,站在如家門口又一通感慨,回頭看到對麵的周家旅店時,蔣丞都覺得自己有些恍惚。

這些事似乎已經淡忘,在眼麵前的時候才又猛地發現,離他跟顧飛在街邊雪堆上打成一團如同智障,也就幾個月而已。

是啊,就幾個月而已。

他笑了笑,那個智障居然已經是自己的男朋友了。

一幫人把行李放到房間之後又出了門,黎雨晴和許萌站在酒店門口左右看著“去哪兒吃宵夜啊?”

“冇多遠,”蔣丞撥了顧飛的號,“走過去就行。”

“吃點兒特色的,這兒有什麼特色小吃?”胡楓說。

“不知道,一會兒問問。”蔣丞帶著他們往旁邊的街走過去,那邊顧飛接了電話,不知道為什麼,就這麼前後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他聽到顧飛的聲音時,突然感覺自己很想顧飛,什麼毛病這是?

“接到了?”顧飛問。

“嗯,住如家了,我們現在過去,”蔣丞說,“顧淼在嗎?帶她一起。”

“她回去睡了,”顧飛說,“我就在門口等你吧。”

“好。”蔣丞掛了電話。

走到顧飛家店門口的時候,顧飛已經把門關好了,叼了根菸靠在門口的燈柱上。

“哎?”潘智愣了愣,“是這小子啊?”

“是,”蔣丞應了一聲,“怎麼了?”

“冇什麼,就有點兒意外,”潘智小聲說,“這人看著不像是能跟你一塊兒玩還冇相互打死的啊。”

“這什麼形容。”蔣丞聽樂了,潘智果然是鐵子。

顧飛聽到他們這邊的說話聲,轉過了頭,在旁邊垃圾桶上按滅了菸頭。

“我朋友,”蔣丞轉身給後麵的幾個人介紹了一下,“顧飛。”

第二次說出我朋友三個字的時候,蔣丞突然有點兒緊張,總覺得自己會一吐嚕就說成“我男朋友顧飛”。

“啊!”後麵的許萌小聲喊了一聲,抓著黎雨晴的胳膊晃了晃,“好帥!”

黎雨晴馬上反應很快地笑著說了一句“蔣丞,你朋友是單身嗎?介紹給萌萌吧。”

你想得美!

蔣丞瞬間覺得自己腦子裡的特大字號彈幕對著許萌就砸了過去,他冇說話,一臉假笑地看了她倆一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