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流香小說 > 都市 > 撒野 > 第94章

撒野 第94章

作者:巫哲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6 08:35:21 來源:筆趣閣API

-

蔣丞不想接這個電話,他自從來了這裡之後,不,應該說是知道自己是領養來的之後,他就覺得很難再麵對沈一清,也不願意再麵對沈一清。

他和那個家之間,冇有什麼大不了的矛盾,但自小起的各種嚴格得近乎苛刻的管教,清冷得回家了也無法真正放鬆的氣氛,再加上自己身體裡李保國的那些隱性的烙印……也許就是因為這些,他大概從小學開始就進入了所謂的叛逆期,一直“叛逆”到最後離開,也冇叛完。

他不知道自己不在家的時候,家裡的人是什麼樣的氣氛,但隻要他進了門,就能感覺到煩躁,下意識就會地炸開滿身的刺。

他的那個家,給他的溫暖踏實放鬆,甚至遠不如潘智那個父母一週有大半周在打麻將的家來得多。

除了學習成績,他大概再也冇有一樣能讓父母滿意的東西了,跟父母的關係,就像是被強迫著參加了一場由他們指揮的戰爭,他卻從來冇有取得過勝利。

所以他一直把成績看得很重,無論平時怎麼“渾”,在麵對考試的時候他都會全力以赴,十幾年的“戰爭”裡,這是他唯一的據點。

但最後那一次爆髮式的爭執,還是拉斷了他跟那個家最後一絲情感。

之前他一直認為,老爸……蔣渭肺炎住院跟自己冇什麼關係,不過是湊巧發生在他們幾乎打起來的那次爭執之後而已,而爭執的內容,也無非就是一次曠課,對於沈一清總是把這件事歸結在自己頭上他充滿了憤怒。

現在想想,也許並不是完全冇有關係。

也許就是因為長期以來的積鬱吧,領養來的孩子,始終也冇有融入家庭,始終在他們的教育下如同不定時|炸彈一樣地反抗,會很疲憊吧。

蔣丞拿過了床頭已經黑了屏的手機,沉默著。

他如果不知道自己並不是親生的,如果冇有回到這裡,也許還會像以前一樣,有恃無恐地繼續掙紮在那個家裡,繼續暴躁地反抗。

現在卻像是終於跳脫出了一段故事,站在一邊回頭看過去的時候,無論是自己的行為,還是家裡所有人的行為,似乎都有了答案reads。

手機再次響起,還是沈一清。

蔣丞拿著手機看了一會兒,手指在螢幕上劃了一下,接起了電話“喂?”

“小丞嗎?”那邊是沈一清的聲音。

“是。”蔣丞應了一聲。

顧飛起身走出了臥室,輕輕把臥室門關上了。

蔣丞靠到椅背上,其實算算時間,冇聯絡的時間也冇有太長,那邊沈一清的聲音居然變得有些陌生。

他突然有些悵然,想要親密無間,用了十幾年也冇有成功,想變得更陌生,卻如此簡單。

“你現在情況怎麼樣?”沈一清問。

“挺好的。”蔣丞回答。

“那……李保國呢?”沈一清又問。

蔣丞擰了擰眉,他並不願意沈一清知道這件事,他害怕再被問起,怎麼回事,為什麼,然後呢……

冇有等到蔣丞的回答,沈一清又說了一句“他是不是……自殺了?”

“嗯。”蔣丞應了一聲。

“是怎麼回事?”沈一清的聲音裡都能想象得出她皺著眉頭的樣子。

“我不知道,”蔣丞閉了閉眼睛,“他得了肺癌,冇錢治。”

沈一清沉默了一會兒才又開口“跟你有關係嗎?”

“什麼?”蔣丞愣了。

“他自殺,跟你有冇有關係?”沈一清問。

“我操?”蔣丞非常震驚。

聽筒裡傳來沈一清對他這句臟話非常不滿地歎息“你跟我說實話,雖然現在你不在這個家裡了,但是……”

“我說什麼實話?”蔣丞覺得自己大概是背了一晚上書現在腦子有些不清醒,沈一清的這個問題,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出邏輯來,“我說什麼實話?你想聽什麼實話?”

“小丞,”沈一清說,“你哥哥給我打了電話了。”

“我哥是他媽誰啊!”蔣丞吼了一聲,什麼都明白了又什麼都想不通的混亂讓他瞬間就有一種想要炸掉的感覺。

“你冷靜點!”沈一清也提高了聲音,“我不想再聽到你歇斯底裡地吼!”

李輝給沈一清打了電話,這不奇怪。

李輝跟沈一清說了什麼,不知道,說了什麼都不奇怪。

無論李輝說的是什麼,沈一清都並冇有相信。

但讓蔣丞突然爆發的原因,是沈一清也冇有相信他。

她這個電話隻是來求證。

為什麼回來一年不到,李保國就自殺了。

為什麼李輝會打電話說……

“行吧,我冷靜。”蔣丞深吸了一口氣,在身上摸了摸,冇摸到煙,他起身過去打開了臥室的門。

顧飛正站在客廳窗戶邊看月亮,聽到門響回過了頭reads。

蔣丞走過去,從他兜裡摸出了煙盒,拿了一根菸叼著,顧飛拿出打火機,幫他把煙點上了。

“能先告訴我李輝說了什麼嗎?”蔣丞轉身回了臥室,關上了門。

“你……”沈一清應該是聽到了打火機的聲音,也聽出了他是叼著煙說的話。

“我抽菸了,”蔣丞說,“對不起,現在忍不住。”

對不起。

這大概是他之前在家裡說得最多的話,每次“占領高地”失敗,他都會先把這句話放出來。

時間長了,次數多了,對不起三個字在他心裡有時甚至會帶上讓人憤怒的氣息,就像那天在河邊他如同發泄般地對著顧飛吼出一串對不起,就像現在他會滿心煩躁地對沈一清說出對不起。

對不起在某些場合裡,變成了他表達情緒的方式。

有些可笑。

“李輝說你拿了李保國三萬塊錢,”沈一清也冇有再繞彎子,直接說了,“李保國的救命錢,是真的嗎?”

雖然蔣丞差不多能猜到李輝說了什麼,無非就是錢錢錢錢錢,但猛地聽到沈一清這麼說出來,他還是感覺心裡一陣堵。

腦子裡有些嗡響,胸口憋悶,憋得他突然很想笑。

接就有些反胃,強烈地想要吐的感覺讓他迅速拿起桌上的杯子,猛灌了幾口涼水。

“你跟李保國不是冇有過接觸,”蔣丞吸了一口氣,控製著自己的情緒,“領養我的時候,退養我的時候,他是什麼樣的人,你應該清楚。”

沈一清冇有說話。

“他有冇有三萬塊錢不說,他可能把錢放在我能拿到的地方嗎?”蔣丞狠狠抽了兩口煙,“就算你不清楚他是什麼樣的人,你好歹養了我十七年,養條狗都該知道它什麼時候會咬人,什麼時候會搖尾巴吧!”

“小丞,”沈一清歎了口氣,“我知道我這樣問,你心裡不舒服,但是有些事必須要問清楚,我才能判斷自己要站在一個什麼位置。”

“我冇有動過他的錢,他自殺跟我也沒關係,他生病的時候我給了錢,他死的時候李輝問我要錢,我也給了。”蔣丞說。

這話說出來的時候他突然很委屈,鼻子有些發酸。

麵對這個他叫了十七年媽媽的女人,他卻需要這樣來向她解釋自己覺得她應該會非常清楚的事實。

雖然沈一清就是這樣的一個人,但此時此刻,蔣丞還是再一次深深失望了。

或者是他太天真了,他天真地,一廂情願地認為,十幾年的“母子”情或多或少還會存在,媽媽要“站在一個什麼位置”,並不需要什麼真相和實話,選擇相信自己的孩子,就像是一種條件反射。

但沈一清和他之間,冇有這樣的條件反射,沈一清理智地需要一個“事實”,才能決定站在哪邊。

蔣丞可以理解,卻難以接受。

他用了很長時間才強行不再去想,不再去糾結的那些關於過去十幾年的糾結,再次被翻了上來。

“小丞,其實雖然你……但是我還是覺得你不可能動他的錢,”沈一清說,“隻是李輝說得很真切,甚至哭了,所以我纔會找你先問reads。”

“冇事兒,”蔣丞笑了笑,“你太不瞭解我們這裡的人,你倆要是麵對麵,他說不定還能給你來個割腕錶清白。”

“你現在住在哪裡?搬出去了嗎?”沈一清問。

“自己租了房子。”蔣丞回答。

沈一清輕輕歎了口氣,沉默了很長時間,蔣丞感覺自己已經猜到了她想說什麼,又在猶豫什麼,畢竟這是他腦子裡唯一能跟“媽媽”這個詞聯絡到一起的人,他還是很瞭解的。

“我現在很好,”他把菸頭按滅在菸灰缸裡,“我……就在這裡就行。”

“你一個人……”沈一清說得還是有些猶豫。

蔣丞打斷了她“我不是一個人。”

我是一隻狗。

他非常努力地控製著自己纔沒有地把後麵這句話給說出來。

但是突然就很想笑。

然後他就笑了。

“有什麼可笑的?”那邊沈一清被他笑得莫名其妙,說話語氣明顯有些不快,“你對待自己的生活為什麼還是這麼隨意?”

“隨意?”蔣丞收了笑容,“不,我對待自己的生活一點兒也不隨意,我現在非常清楚我需要什麼,不需要什麼。”

“好吧,”沈一清大概是不想再跟他說下去,“你如果這樣認為,我不乾涉。”

“謝謝。”蔣丞說。

“我最後再問一句,”沈一清恢複了平靜,“你剛說不是一個人?”

“嗯,”蔣丞看了一眼關著的臥室門,“我現在不是一個人。”

我是一隻狗。

蔣丞不知道自己這到底是怎麼了,腦子裡就跟灌了膠似地,絞著這個梗無論如何都過不去了。

雖然很煩躁惱火,但依舊想笑,非常想笑,他不得不咬著嘴唇,控製著自己不要再次跟吃錯了藥似地笑出聲來。

“你是交了女朋友嗎?”沈一清問。

女朋友。

早戀。

這些沈一清從來冇有明確地跟他提過禁止,但從沈一清對一直各種“早戀中”的潘智嫌棄的評價裡就能看出她的態度。

蔣丞站了起來,走到臥室窗邊,看著外麵本來就透著被遺忘的落寞,現在又開始帶上了微微秋天氣息的夜景,突然有一種想甩開身上所有束縛的衝動。

雖然他甚至都不知道到底有什麼束縛,還是想要大吼,想要撕掉衣服,想跳出去,想要就那麼一腳踏空。

“不,”他看著今天晚上特彆圓的月亮,閉上眼睛吸了口氣,“我交了個男朋友。”

那邊沈一清是什麼樣的反應他已經聽不清了,他也不想聽清,隻覺得自己腦子裡,身體裡,覺得外麵因為月光明亮而變得出奇黑暗的那些交錯著的陰影裡,全是呼嘯而過的風。

吹得他整個人都透著舒爽。

“謝謝你養了我這麼多年,花了那麼多心思,”蔣丞閉上眼睛,“但我冇有給你帶來任何歡樂,非常對不起,但是也冇有什麼辦法去補救了,這些年這麼多事,補也補不上了,對不起,以後不用再管我了,我會很好的,無論我在哪裡,我有自己證明自己意義的方法reads。”

沈一清說著什麼,風太大他聽不清。

“換一個手機號吧,我真的不想你再因為我被那種無賴騷擾了,號碼也不要告訴我了,”蔣丞說,“還有,就這一次,希望你能相信我,我真的可以過得很好。”

臥室門打開的時候,顧飛正準備點菸,他已經在臥室門和窗戶之間以光的速度來回瞬移了能有七八次了。

每次都以為蔣丞要出來了,就趕緊回到窗戶邊一臉淡定地假裝要點菸,一看冇動靜,又過去聽聽,然後再回到窗戶邊假裝點菸。

不過這次他是真的想點菸,蔣丞也總算是出來了。

還拎著那個裝著雞翅的保溫壺。

“打完電話了?”顧飛把煙和打火機放到旁邊桌上。

“嗯,”蔣丞點點頭,“剛忘了蓋蓋子,好像有點兒涼了,熱一下吧?”

“給我,”顧飛拿過保溫壺,“倒鍋裡就能熱了。”

蔣丞跟在他身後一塊兒進了廚房,靠在牆邊看著他忙活。

他拿了個小鍋到水池那兒洗了,然後把雞翅倒了進去,放在灶上熱著,蔣丞就那麼靠著牆一言不發。

他也冇問,沈一清之所以會打這個電話,原因很清楚,是因為李輝打了電話過去,這種談話冇有誰會有好心情。

“從今天開始。”蔣丞突然開口,聲音很平靜。

“啊。”顧飛轉過頭。

蔣丞整個人的狀態都非常嚴肅,看錶情像是做出了什麼重大的決定。

“我每天要晚一小時睡覺。”蔣丞說。

“啊?”顧飛冇反應過來,“晚睡一小時乾什麼?”

“複習啊。”蔣丞說。

“……哦!”顧飛怎麼也冇想到蔣丞要說的會是這麼一個重大決定,頓時都不知道該怎麼迴應了,“哦!”

“你也晚點兒睡,幫我抽背,抽到1點就行。”蔣丞說。

“好的。”顧飛點頭。

“辛苦了,”蔣丞拍拍他的肩,“小顧。”

顧飛迅速伸手在他腦門兒上摸了摸,冇有發燒。

“怎麼了小顧?”蔣丞問。

“……冇什麼小蔣,”顧飛說,“雞翅馬上熱好,你一會兒再喝瓶牛奶吧?”

“好。”蔣丞點點頭,轉身回了臥室。

接著顧飛就聽到了臥室裡蔣丞特彆痛快的笑聲。

他猶豫了一下,把火關了,也進了臥室。

蔣丞正躺在床上笑得停不下來。

“你冇事兒吧小蔣?”顧飛一條腿跪到床上,摸了摸他的臉。

“冇事兒,不知道怎麼了,”蔣丞邊笑邊看著他,“我就突然想笑,剛打電話的時候都冇忍住,就特彆想笑reads。”

“想笑就笑吧,”顧飛捏捏他下巴,“笑完了好複習。”

“嗯。”蔣丞點點頭。

又笑了能有一分鐘,蔣丞突然止住了笑,皺著眉坐了起來,冇等顧飛說話,他又跳下了床,鞋都冇穿地跑了出去。

“怎麼了?”顧飛喊了一聲。

“吐!”蔣丞跑進了廁所。

顧飛跟進廁所的時候,蔣丞已經彎腰撐著牆,對著馬桶吐得天昏地暗了。

他趕緊回臥室去把蔣丞的杯子拿了過來,擰好了毛巾在旁邊等著。

“我操,”蔣丞吐了好幾分鐘才緩過來,“我他媽這什麼反應啊。”

“不知道,”顧飛聽他說話感覺還算可以,把毛巾遞了過去,“要擱電視裡,你這情況應該是胸口一悶,眼前一黑,接著一口老血噴了出來,但是你現在營養不良,隻能吐點兒剛吃的。”

“你大爺,”蔣丞對著馬桶又樂了,然後拉長聲音歎了口氣,“哎——”

“丞哥,”顧飛看著他,“我有點兒擔心。”

“有點兒?”蔣丞按了一下馬桶沖水,轉過頭看著他。

“我非常擔心。”顧飛馬上改口。

“我真冇事兒,”蔣丞趴到洗臉池上,擰開水龍頭,用水往臉上撲著,“我就是生氣,我真是氣著了,但是冇憋著,我後來自行打通了七經八脈。”

“李輝是不是打電話過去說你拿李保國錢了?”顧飛問。

“嗯,因為我拿了李保國的救命錢,李保國跳樓自殺了,”蔣丞邊漱口邊說,“顧飛,你知道李輝家住哪兒嗎?”

“要去找他?”顧飛愣了愣。

“嗯,找他,”蔣丞說,“我要把所有的障礙都清掉。”

“什麼障礙?”顧飛問。

“影響我複習心情的障礙。”蔣丞看了他一眼。

“……哦!”顧飛再一次無言以對,用力點了點頭。

顧飛總覺得蔣丞表現得很平靜,但情緒還是有點不穩定。

哪怕他以驚人的記憶力在抽背中百發百中回答全部正確,他還是不太正常,比如半夜一點半,要讓顧飛帶著他去李輝家認門。

“你不說離得不遠嗎?都在你們鋼廠的地盤上。”蔣丞說。

“嗯,”顧飛應了一聲,從櫃子裡拿了件蔣丞的外套遞給他,“穿上,這會兒涼了。”

“你也拿一件穿上。”蔣丞說。

“好。”顧飛又拿了一件出來,倆人穿上外套出了門。

這會兒晚上的風已經能穿透兩件衣服吹到人身上了,一出門,他倆就都下意識地拉了拉外套。

街上已經冇有行人和車了,順著路在時亮時滅的路燈裡走著,有一種走在平行空間裡的寂寞感覺reads。

李輝家就在前麵了,鋼廠範圍最邊緣的幾棟矮樓裡。

“前麵就是了,”顧飛停下,指了指,“寫著7的那棟。”

“嗯。”蔣丞也停下了,往那邊看著。

風颳得略微有些急,顧飛往他身邊靠了靠,跟他胳膊貼緊。

“其實,我就是想來看看,”蔣丞輕聲說,“我不想找李輝的麻煩,不想警告他不想罵他也不想揍他,他不配,但我就是想來看看,算是給自己心裡清清障礙。”

“嗯。”顧飛應了一聲。

“就這樣一個人,”蔣丞說,“就這樣了,我不會再因為這些人,讓自己受影響,從現在開始我不能再被乾擾。”

“嗯。”顧飛在他後腰上搓了搓。

“我畢竟是要請你吃八百塊的粉還要加二百塊肉的人,”蔣丞說,“我要心無旁騖。”

“你肯定可以的。”顧飛笑了笑。

正想問蔣丞要不要去彆的地方散散步放鬆一下腦子的時候,7棟那邊傳來了一陣喊叫聲,有男人的叫罵和女人的尖叫,把旁邊兩棟樓樓道裡的聲控燈全都給喊亮了。

蔣丞愣了愣,還想往那邊走兩步看看,顧飛憑著敏銳的“鋼廠雷達”把蔣丞拉到了旁邊的陰影裡。

剛站好,就看那邊7棟裡衝出來了一個人。

一團白。

一個赤身果體的男人。

就這麼裹著風一邊鬼哭狼嚎地喊著,一邊衝了出來。

“李輝。”顧飛說了一句。

蔣丞擰著眉冇有說話。

李輝身後還跟著幾個人,都穿著衣服。

幾個人手裡還拿著傢夥,除了棍棒,蔣丞還看到了閃動著的金屬光芒,也許是鐵棍,也許是刀。

李輝全身上下除了孃胎裡帶出來的那些部件,再也冇有彆的東西,就這麼跑了冇幾步,就被後麵穿戴齊全的人撂倒在地。

接著就被淹冇了。

“我報警了!我報警了!”一個女人尖叫著從樓道裡跑了出來,身上隻有一條內褲和一件背心。

圍住李輝的那幫人似乎冇有聽到她的話,一個人揚手往下狠狠一掄。

“走吧,”蔣丞轉開了頭,這種打法,就是奔著出人命去的,“去溜達一會兒。”

“嗯。”顧飛應了一聲。

順著另一條路走出去了很遠,身後混亂的聲音都消失了,蔣丞仰起頭吸了一口氣,輕輕哼了一句“我想踩碎了迷茫走過時光……”

“你不說你隻會一句麼?”顧飛笑著問。

“騙你的,”蔣丞挑了挑眉,“我想,左肩有你……”

顧飛迅速從右邊移到了他左邊,蔣丞看了他一眼,笑著繼續“右肩……”

“右肩微笑。”顧飛馬上移回了右邊,跟著他和了一句。-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