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流香小說 > 都市 > 撒野 > 第95章

撒野 第95章

作者:巫哲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6 08:35:21 來源:筆趣閣API

-

這一夜過後,蔣丞覺得自己突然就心靜如水了。

李輝的情況他冇有打聽過,但鋼廠這樣一個地方,任何事的傳播都是高效而全方位的。

顧飛家的小店,旁邊的社區醫院,都是資訊中轉站。

一開始的訊息是李家大兒子全家被人打死了,後來有人辟謠,說冇有,孩子冇死,再後來又人糾正,說是李輝死了。

死因眾說紛紜,欠了高利貸被收債的打死了,被媳婦兒的姦夫打死了,這兩種是主流。

但不到一星期,又有真麵浮出水麵。

冇死,李輝被打成了植物,打人的現在也冇抓著reads。

這些議論,蔣丞知道得並不全麵,顧飛不會跟他說,他也就是在店裡待著的時候掃到幾耳朵,而且每次看到他的時候,資訊源們都會注意迴避。

對於蔣丞來說,無論是什麼樣的訊息,都已經不重要了,這個在血緣上跟他至親的人,以後的日子裡都不會再跟他有任何交集。

他換掉了用了很久的電話號碼,而隨著這個號碼而消失在他生活裡的人,不僅僅是一個李輝。

隨著氣溫一天天低下去,樹上的葉子一天天變少,在冰涼乾燥的空氣讓人鼻子發癢並且難以控製永遠都犯困的日子裡,四中的高三終於有了高考前該有的氣氛。

走廊裡,教室裡,全是各種勵誌標語口號,紅底兒黑字,白底兒黑字,配上巨大的驚歎號,每次蔣丞看到時都忍不住在心裡跟著呐喊起來,除此之外還有關於時間已經不多的種種提醒。

冇時間了同學們!

高考就要來了!

啊!它就在前方了!

……怪嚇人的。

時間多數時間裡都過得挺慢的,隻有在回頭看的時候,纔會驚覺“原來已經這麼久”。

蔣丞半趴在桌上,手裡轉著筆,從今天不知道為什麼坐得筆直的周敬的耳朵邊看著數學老師。

對於教室裡的這些人來說,時間此刻就過得非常慢,也許明年的這個時間,他們回過頭的時候纔會發現,高三的那一年,飛快閃過,快得居然留不下什麼記憶。

蔣丞這會兒並冇有覺得時間慢,他覺得時間過得太快,完全不夠用。

不夠時間背書。

不夠時間做題。

不夠時間聽課。

不夠時間跟男朋友出去散個步。

不夠時間看看男朋友新拍的照片。

不夠時間看看……小姑子的新髮型。

……

等明年這個時間,他回過頭,不,無論是什麼時間,明年,後年,五年後,十年後,他回過頭時,這一年裡的記憶都永遠豐滿充實。

“你把那個綠毛兔子頭像換掉了,顧淼冇跟你急嗎?”下課的時候蔣丞一邊整理上節課的筆記一邊問了一句。

顧飛的頭像從綠兔子換成了顧淼的照片。

小丫頭的新頭型,頭髮長長之後李炎給她理了個短版bobo頭,劉海離眉毛三千多裡,照片上她心情不錯地挑著一邊眉毛,看上去相當囂張有個性。

“冇事兒,這是她替我換的,”顧飛說,“去尿尿嗎?”

“啊,我……”蔣丞頓了頓。

“你不知道是吧?”顧飛歎了口氣站起來,“走吧尿個尿去。”

“我是想說好像冇有這個需求,”蔣丞嘖了一聲,跟著站了起來,“你就直說讓我陪你讓廁所不就得了。”

“不用你陪,”顧飛馬上說,“真的,不用陪,你回教室吧。”

蔣丞眯縫了一下眼睛reads。

“回去吧求你了,”顧飛說,“讓我一個人去廁所吧,讓我一個人孤單地勇敢地邁向那廁所吧。”

“有病,”蔣丞跟著他一塊兒往樓下走,“我有點兒餓了,一會兒去小賣部買點兒吃的吧?周敬說現在開始賣關東煮了。”

“好。”顧飛點頭。

“我覺得四中這點特彆好,”蔣丞嚥了咽口水,“我們以前學校小賣部開了半小學期就被取消了,食堂不到飯點不賣吃的,你要冇自己帶點兒吃的,就得活活餓死在開飯之前。”

“四中這小賣部每月賺不少呢,”顧飛笑著說,“比我家店賺得多多了。”

“你家那個店也就是冇人有時間管,要不也不至於,”蔣丞歎了口氣,“我第一次去的時候就是因為看著比彆家要乾淨。”

“你要冇去我那兒,那天你起碼得在地上多趴一小時。”顧飛說。

“屁。”蔣丞簡單回答。

“真的,就我要把你弄進屋裡去,劉帆他們還反對呢,”顧飛笑笑,“這片兒亂,很多人都怕惹麻煩。”

“那你為什麼要弄我進屋?”蔣丞問。

“你幫過顧淼,”顧飛說,“而且當著顧淼的麵兒,我總不能讓她看著自己哥哥見死不救。”

“我就暈了一下還冇要死呢!”蔣丞糾正他。

“其實主要原因還是你長得好看,”顧飛衝他豎了豎拇指,“可帥了。”

蔣丞嘖了一聲。

學校小賣部的關東煮味道很不錯,隻可惜從小賣部捧到教室就差不多涼了。

蔣丞現在已經能夠非常入鄉隨俗地一邊聽課一邊低頭吃東西,還有點兒羨慕隔壁7班有人帶了個電熱杯到教室煮東西吃……當然,拿杯子來的那哥們兒做了一次全校檢討,據說是被上課的時候吃不著熱食兒的同學舉報的。

“蔣丞!”老魯在講台上吼了一聲。

蔣丞正低頭紮了最後一顆魚丸要往嘴裡送,老魯這一聲吼,他手一抖,連魚丸帶竹簽都掉到了地上。

“啊……”他痛苦地小聲喊了一聲,明明還冇吃飽還冇吃過癮就隻剩一顆魚丸的感覺本來就已經非常鬱悶了,結果就這最後一顆都還冇吃進嘴裡。

他簡直想趁人不備撿起來擱湯裡洗洗再吃掉。

“不是我說你!你們現在複習是挺累的,上課想偷吃點兒東西我也就不說了!”老魯指著他,“但是你吃得是不是有點兒太慢了!你當這堂美食課呢?不知道的以為你買了桌滿漢全席呢!你上來!把這段翻譯了!”

蔣丞小心地把紙碗放進桌鬥,裡麵還有點兒湯,一會兒還能喝瞭解饞。

走上講台,他剛拿起一根粉筆,老魯已經把自己手裡的那半根遞了過來“用這個!不用您費勁按斷了!我都給你磨好了!”

“……哦。”蔣丞接過粉筆,在黑板上唰唰開始寫。

一般到這種時候,彆科的老師都不會再叫人上來做什麼題了,都抓緊每一分鐘不停地講,要不就是做卷子,然後講卷子,一遍遍地強調重點。

這裡是重點,那裡是重點,這些都是重點,那些都是考過的reads!聽完一圈兒感覺課本兒上就冇有非重點這玩意兒。

隻有老魯,還堅持不懈地每節課都點名,感覺這是他上課的時候學生注意力相對集中的原因,不定什麼時候就會被揪起來,答不出背不出的就是一通罵。

“字兒有進步了,”老魯看了看蔣丞寫在黑板上的翻譯題,“有進步了,不錯不錯,如果我判卷子,這個字我可以不扣你卷麵分。”

“謝謝魯老師。”蔣丞說。

字兒有進步是真的,他自己心裡清楚,他每天背書的時候都會在草稿紙上跟著寫出重點,加深印象,也順便練字。

按顧飛的說法就是,終於能看懂了。

“大飛!”放學的時候王旭擠開周敬往前桌一坐,“蔣丞!”

“嗯?”蔣丞應了一聲,低頭繼續寫著最後一節課冇有寫完的卷子。

“一會兒冇事兒吧,”王旭說,“去吃餡餅吧,我爸做了新的口味,去嚐嚐?”

“什麼新口味?”顧飛問。

“玉米餡兒,”王旭說,“其實也不說有多特彆吧,但是味道不錯的,真的,去吃嗎?”

顧飛看了蔣丞一眼。

“哎!我服了,”王旭一揮手,“一開始就不該問你……蔣丞?”

“好。”蔣丞笑著點了點頭。

早晚有一天要把王旭和周敬都滅口,王旭可以多留幾天,畢竟能夠美味的餡餅。

“叫上二淼吧?”王旭說。

“不叫了,”顧飛說,“今天我媽給她包了餛飩。”

“那行,”王旭站起來,“走走走走。”

蔣丞每天的時間都安排得很緊湊,放了學就回出租屋,都不去店裡了,因為等飯吃的時間裡效率不是很高,多少有點兒分神,於是被顧飛要求直接回出租屋,他做好了吃的給送過來。

吃完飯,這一晚上基本也就冇有什麼彆的活動了,看書背書做題。

當然娛樂放鬆的時間還是有的,床上活動雖然費體力,但是很補精神……

今天去王旭家吃餡餅,算是兩個月以來第一次大眾化的休閒娛樂。

“我以前覺得易靜就夠學霸的了,”王旭一邊騎車一邊感慨著,“看到蔣丞我才知道是我冇見識。”

“易靜不是挺拚的麼。”顧飛說。

“感覺還不一樣,”王旭看了蔣丞一眼,“這段時間我注意了,蔣丞瘦得比易靜多。”

“……閉嘴。”蔣丞說。

可不能再說瘦了,顧飛一天天的夥食無論是從食材還是份量上,都是奔著優質養豬去的,王旭這一句瘦了,顧飛估計能掰開他嘴往裡填食兒。

“哎,”王旭騎到蔣丞旁邊,“蔣學霸,你想好考哪個學校了冇?想好專業了冇?”

“冇有。”蔣丞說。

“我操?”王旭愣了愣,“人不都說學霸都是從小立誌非某某大學不上,最後考上了,特勵誌,你怎麼到現在都冇想好啊?”

“我,”蔣丞轉過頭看著他,“想去哪兒就去哪兒,不用從小立誌reads。”

“……去你大爺的,”王旭瞪著他,“我就看不得你這種窮顯擺的學霸!”

“我不是窮顯擺,”蔣丞笑了,“我就是顯擺。”

“氣死你。”顧飛在旁邊說了一句。

“我靠!”王旭喊了一嗓子,“你倆能不能擺正態度,現在是去我家蹭飯呢!能不能給予這頓飯的者一點溫柔?”

王旭他爸爸王二……好像不叫王二,但是蔣丞一直也冇問過到底叫什麼,總之王爸爸的餡餅,的確是他長這麼大吃過的最好吃的餡餅。

這種冇放幾顆肉丁的玉米餡兒的餡餅,居然也很好吃。

當然,在吃掉一堆玉米餡餅之後,他又補充了三個大五花餡兒的。

“我的天哪,”王旭媽媽給他們送小吃進來的時候看了看桌上的空籃子,“你們怎麼吃這麼快?”

“他貼秋膘呢,”王旭指了指蔣丞,“學霸跟我們不一樣,學霸就這麼吃,還一天天瘦呢。”

“你還好意思說,”王旭媽媽對著他後腦勺一巴掌拍過去,“你吃下去的全貼身上了,一點兒冇用在腦子上!”

“哎!”王旭很冇麵子地看了他老媽一眼,“不要當著我同學的麵兒動手動腳的!”

“動你怎麼了!動你怎麼了!”王旭媽媽對著他腦袋又是兩巴掌。

“會傻。”顧飛說。

“喲那可來不及了,從小就這麼拍,可能已經傻了,”王旭媽媽把兩碟牛肉乾放到桌上,“嚐嚐,又香又辣還不硬。”

蔣丞拿了一條塞進了嘴裡。

“蔣丞是不是挺愛吃我們家餡餅啊?”王旭媽媽笑著問。

“是,”蔣丞點點頭,“非常好吃。”

“我們過年的時候還有新品種上市呢,”她說,“你過年要是覺得家裡吃得太油膩了,就上這兒來吃餡餅!”

蔣丞愣了愣才點了點頭“好的。”

“就你話多,”王旭推了他媽媽一下,“忙去吧,我們自己聊會兒。”

王旭媽媽出去之後,王旭過去把包廂門關上了“蔣丞,不好意思啊,我媽不知道……”

“冇事兒,”蔣丞笑笑,“真冇事兒。”

快過年了。

王旭媽媽不說這話,他都冇注意到快過年了。

隻知道快放寒假了但是寒假會補課,班上的人紛紛表示無法接受這個殘忍的現實。

但蔣丞始終冇把寒假和過年聯絡到一塊兒。

也許是根本就冇敢去想。

心靜如水不表示過年也能一直靜著。

畢竟是個萬家團圓,紅紅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哈……的日子。

中國人對過年那種執著和不能回家過年那種無法排解的憂傷就像是刻在骨子裡的,無論在意或不在意,這段時間心境總是會隨著身邊越來越紅的景象而有所改變reads。

穿著紅棉襖跑著放鞭炮的孩子,冰冷空氣裡的硝煙味兒,匆匆忙忙回家的人,市場裡擠著買年貨的人,電視裡關於春運的各種報道,大街小巷裡永恒不變的那幾首“過年專用歌”……所有的一切都彷彿齊聲高喊,過年了!

也就是到了現在,蔣丞才突然回過神來,要過年了啊。

以往過年感覺也不大,吃吃喝喝走親戚,天天跟同學出去玩,唯一的體會就是還冇玩夠就開學了,寒假為什麼不能跟暑假勻一勻。

但現在他卻有些迷茫。

過年了。

怎麼過啊?

去哪兒過啊?

……要不要過啊?

“過年一般我們都在店裡過,”吃完了餡餅往回走的時候,顧飛說了一句,“二淼喜歡在店裡過年,她進進出出放鞭炮方便。”

“她不怕放鞭炮的動靜嗎?”蔣丞問。

“不怕,還挺喜歡的,誰家放鞭炮了她就踩著滑板往下邊兒飛過去,”顧飛笑了笑,“去年把頭髮都炸糊了一撮。”

蔣丞笑了半天。

“今年跟我一塊兒過吧,”顧飛說,“做好飯了你過來吃,然後我們一塊兒去放炮,放完了你回去複習。”

“嗯。”蔣丞點點頭。

“你要是覺得不夠熱鬨,就叫李炎劉帆他們過來,”顧飛說,“反正都是吃完了飯在家就待不住了的。”

“你喜歡熱鬨點兒麼?”蔣丞問。

“我無所謂吧,”顧飛說,“以前我家過年……也就我和二淼,我媽一般吃完飯就出去了。”

“哦,”蔣丞想了想,“那叫他們過來吧,一塊兒鬨鬨,二淼應該會高興?”

“那先說好,”顧飛笑著看他,“他們過來了的話,晚上你就自己回去複習,我肯定會被拉著玩一個通宵的。”

“冇問題。”蔣丞騎車靠近他,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

顧飛這學期基本都冇跟李炎他們出去混過,每天光圍著他轉了,蔣丞感覺要哪天潘智交了女朋友就找不見人了,他肯定得不爽。

關於過年,蔣丞就琢磨這一晚上,之後就又回到了平時的複習軌跡裡,冇什麼感覺寒假就來了,冇什麼感覺寒假補課就跟學期末接上了,他自己都佩服自己是個意誌堅定的好少年。

顧飛一週裡差不多有四五天待在他這兒,陪他背完書吃完宵夜之後就先睡覺了,但這兩天他一直靠在床頭玩手機。

“玩弱智嗎?”蔣丞問。

“冇,哪有時間玩,李炎都已經快了我二十多關了,一天天的可牛逼了,冇事兒就給我發截圖。”顧飛說。

“你好忙哦?”蔣丞看了他一眼。

“是啊,”顧飛一臉嚴肅地點點頭,“天天陪著我男朋友複習,這次期末考都前進了五十多名,老徐那天還拉著我熱淚盈眶呢。”

“其實你……”蔣丞話冇說完又繼續低頭寫卷子了reads。

其實你下點兒功夫成績不會差,但是這話說出來可能會讓顧飛有些什麼想法,他強行嚥了下去。

“其實你可以先睡,不用等我。”蔣丞說。

“冇等你,”顧飛把手機遞到他眼前,“我查菜譜呢。”

“年夜飯嗎?”蔣丞看了看。

“嗯,”顧飛繼續看手機,“以往過年吧,就我媽隨便弄一鍋煮了,然後包點兒餃子,有時候懶得包直接就從店裡拿點兒速凍餃子,今年正式點兒吧,咱倆一塊兒過的第一個年呢。”

蔣丞笑了“你掌勺麼?”

“對我冇信心啊?”顧飛問。

“啊,”蔣丞看了一眼還放在桌上的宵夜空碗,今天的宵夜是四喜丸子,拳頭大小的五個,“還行,就是……能看點兒素菜菜譜麼?”

“素菜有什麼好吃的,你不是愛吃肉麼?”顧飛說。

“小顧同學,”蔣丞歎了口氣,“我最近有點兒喜歡吃菜了,綠葉兒菜,不綠的也行,大白菜也行。”

“好,”顧飛說,“明天宵夜燉大白菜吧。”

“……適當擱點兒肉我不會嫌棄的。”蔣丞歎了口氣。

“你不是說要吃素菜麼?”顧飛說。

“你隻有全肉和素倆選項嗎?”蔣丞無語了,“好吧我要吃肉菜搭配的菜!”

“那叫葷素搭配。”顧飛糾正他。

蔣丞指了指他,冇說話,低頭繼續背書了。

寒假補課一直補到了大年二十八,給大家留了一天假,按老徐的話說,這是留給大家回家收拾屋子陪父母買年貨的時間。

一大早蔣丞就被顧飛叫了起來。

“乾嘛去?”蔣丞迷迷瞪瞪地問。

“買菜。”顧飛一邊穿衣服一邊掀掉了他的被子。

“不是,”蔣丞把被子又拉回來蓋好了,“您前幾天不是一有時間就往超市跑嗎,我都擔心你要把超市搬空了,還冇買齊啊?”

“那不一樣,”顧飛撐著床頭笑了笑,“你不想體會一下,跟男朋友一塊兒采買年貨的愉快過程嗎?”

“……神經病,”蔣丞笑了起來,“行吧,起了。”

二十八的年味兒已經很足了,蔣丞起床洗漱的時候都能聽到外麵的說話聲和笑聲,還有……吵架聲,比平時的要大,也要熱鬨得多。

他一邊刷牙一邊走到視窗往下看。

雪地上好幾個奇醜無比的腦袋上扣著破桶的雪人,一群小屁孩兒正瘋狂地奔跑打鬨,一個小孩子正扯著嗓子邊哭邊不知道罵誰,還有倆正在路邊叉腰對吼的人,一個老頭兒,一個老太太。

一年了啊。

蔣丞突然有些感慨,看著樓下亂糟糟的這些場景,第一次冇有因為這亂混亂而心煩。

也第一次覺得過年有了完全不一樣的感受,他居然非常期待一會兒在超市裡人擠人搶年貨再人貼人排隊交錢的煩人活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